首页 >> 27年坚守孤岛,种出水下“植物王国”

27年坚守孤岛,种出水下“植物王国”

2019-11-03 15:55:27

在金庸看来,黄石爻的桃花岛是一个天堂。湖北省也有这样一个岛:亮子岛。它远离城市的喧嚣,清澈见底,干净美丽。

亮子岛位于武汉东郊,是梁紫湖武昌鱼的故乡。“岛主”是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武汉大学梁紫湖生态系统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站主任于丹。“岛民”是一群“湖卫兵”——于丹团队的老师和学生。在过去的27年里,他们在梁紫湖种植了20多万亩水生植物,把梁紫湖底变成了“水下植物王国”,使梁紫湖的水质成为世界最高之一。

尽管岛上的生活与世隔绝,“岛屿所有者”和“岛民”都怀有加入世贸组织的热切心情:好好管理梁紫湖,为国家提供湖泊管理的样本,让我国越来越多的湖泊荡漾。

水生植物“学术王国”

亮子湖是湖北省最大的湖,水域面积340平方公里。它是长江中下游湖泊中典型的草湖,水生生物种类齐全,水生植被完整,酸碱度适中。

1992年,武汉大学博士后研究员于丹决定在这里建立一个野外观察基地,探索水生植物的神秘世界。

在一个孤岛上建一个观察站并不容易。渔民陈洪发说:“岛上什么也没有。我们不想住在那里。俞敏洪的老师和他的学生呆了27年。”

起初,没有资金来源,团队不得不住在帐篷里。后来,花了800元钱买下了岛上的渔民小屋,这给了他们一个居住的地方。岛上有许多蛇、昆虫、老鼠和蚂蚁。有时他们正在讨论工作,这时一条蛇突然从屋顶上掉了下来。睡觉时,老鼠从他的枕头旁溜了过去...这种场景很常见。

没有实验样品,去湖边挖水生植物。出去观察,拉一把干芦苇去烤馒头是一顿饭;交通不便,乘平底船进出;不能自己吃新鲜食物,开荒种地...

"冬天采集水生植物更苦."与于丹一起学习并在岛上生活了13年的研究助理王巩俐说,每当冬季采集样本时,于丹总是带头潜入冰冷的湖底,从湖泥中挑出整株水草,以确保根部的完整性。着陆后,整个人冷得发抖,恢复体力后继续下水。

种草比种草更难。你需要潜到底部并用手挖这个坑。“每种草都必须潜水30秒以上,有时要潜水几次才能种出好草。”王巩俐介绍。

由于这种原始的坚韧和内心的信念,生态站逐渐变成了一种气候——

2005年,“梁紫湖生态系统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被批准为中国第一个水生植物野外观测站。2007年,团队所在的生态学学科被评为国家重点学科。2009年,被评为湖北省唯一的一级生态重点学科和博士后流动站。

用水生植物治愈湖泊

为了控制和修复梁紫湖,团队在梁紫湖底种植了20万亩水生植物。今天,梁紫湖80%的面积被水生植被覆盖,水下草原清晰可见。该湖的水质也已总体恢复到二级,1/2的水质为一级。除洪水外,2010年和2016年未发现三级水质。

对梁紫湖来说,这个团队是一个极好的“仁慈的医生”,一次又一次地治愈“严重”的污染,恢复其原始的生态系统。濒临灭绝的蓝色睡莲只能在梁紫湖看到。要求高水质的中国桃花水母也在梁紫湖建立了家园。

这个团队坚持冬天在水下种草,最好的效果是在这个时候种草。这是从过去30年的湖泊恢复和治理实践中获得的经验。湖泊恢复和管理的原则是:在湖底种植水生植物,通过光合作用净化水中的氮、磷等物质,而蜗牛、虾、鱼、蟹等野生水生动物依靠水生植物生存,从而整个湖泊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

“种植水生植物来控制湖泊和恢复湖泊的自然生态系统,就像中药一样,是根本的解决办法。”于丹有绝对权利谈论利用水下植物建造“水下草原”来控制湖泊。多年的实践使他明白了湖的“气质”。

该团队总结了梁紫湖的管理经验,提出了国家湖泊管理的新思路,即“治未病,分期治未病,保持生态资本”。这个新想法已经得到中央领导的批准,“一湖一策”甚至上升到了国家层面。

2001年,浙江台州的水源长潭湖连续三年爆发蓝藻水华。当团队得知这个湖可以用草来处理时,他们来寻求帮助:“只要它能得到很好的处理,请让我们知道它要花多少钱。”于丹说,他“只需要支付一点运输费用”,并没有拿走从梁紫湖运来的数万斤草中的任何一斤。接下来的三年里,该团队在长潭湖底种植了“万亩草地”。从那以后,湖里再也没有蓝藻爆发。

近年来,来自美、法、澳三国的专家纷纷访问该岛,并表示:“梁紫湖生态站是世界上最好的水生生态站。我们希望进行长期合作研究!”

帮助学科健康发展

经过27年的坚持不懈,于丹带领团队亲手种植了一株株植物,最终使梁紫湖闻名于世。世界自然基金会成员称这里的水生植被为“水下原始森林”。但是在于丹的心里,还有另一片森林。

“我今年61岁。我所做的只是水生植物研究的铺垫工作,我希望这一学科能够健康发展。即使一个人把梁紫湖绣成花鞋,却没有继承人,那也等于零。”于丹说。

一群可爱的同志聚集在于丹周围。该团队由8名主要成员组成,其中大多数在学生时代与于丹一起学习。学业结束后,他们仍然和导师呆在一起,把他们的青春献给了梁紫湖。

副研究员、团队中最年轻的成员范树峰已经在岛上生活了11年。2007年的一天,于丹打电话给范书峰,希望他能来天文台做毕业设计。范书峰不假思索地答应下来。

范书峰仍然记得,从武汉大学到亮子岛,他换了公交车、三轮麻木和渡船,在去目的地的大部分路上颠簸着,发现自己与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与看起来像农民的于丹相比,他看起来像游客。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挖洞,移动罐子,在水里打草...远离他想象中的研究生活。

范书峰并不后悔当初的决定。俞敏洪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梁紫湖度过,在那里他的梦想萌发了。他的梦想也是我们所有人的梦想。”

在岛上,如果你看到一个“农妇”戴着草帽,长袖浇水,你一定不要认为她是“农妇”。如果你看到一个满脸泥泞的“农民”在种植水生植物,你一定不要认为他是一个“农民”。他们不是老师就是研究生。

于丹的儿子余海曙也是团队成员之一。“从我两三岁开始,我就和父亲在岛上。当我能说话的时候,我开始认出水生植物。”于海笑着说道。

信念,让一支队伍在岛上坚持27年;坚持不懈,换取生机勃勃的水下草原;奉献感动了无数后来者。一代又一代的学生继承了老师的精神,在生态保护的道路上寻求一次长途航行。

中国教育新闻,第七版,2019年9月23日

上海十一选五

上一篇:美国再次翻脸,伊朗直接宣布举行阅兵式,将展示最新高精尖武器
下一篇:女子投资比特币被“好友”骗走145万 警方提醒投资理财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