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5377游戏交易·雄关漫道40年(五)

5377游戏交易·雄关漫道40年(五)

2020-01-11 18:49:27

5377游戏交易·雄关漫道40年(五)

5377游戏交易,来源: 德林社

1、

戈尔巴乔夫的飞机成就了牟其中,里根的汽车却将改革的尖兵拉下马了。国务院撤销了海南第一任省长梁湘。18岁徒步穿越日军占领的东三省,历经千难万险进入延安。深圳成立特区,梁湘出任特区第一任市长,1982年向邓小平汇报深圳特区硕果。

中纪委跟军纪委专案组南下调查王石,想通过深圳特区检察院先抓人,梁湘一拍桌子,拒绝了专案组,力保王石。海南省成立,梁湘出任第一任省长。监察部门调查,梁湘在海南工作期间以权谋私,纵容家人倒卖房产;亲自批准进口一批汽车,他儿子借机勒索巨款;违反财经纪律,用公款为自己制装、支付宴请费等,败坏了改革开放的声誉。

在回深圳的火车上,王石听到了梁湘的消息久久无语。王石已经离开万科一年多时间了,那个时候万科正在召开第一次股东大会。没有王石的万科股东大会上,弥漫着一片肃杀之气。万科股价一直在八九毛徘徊,管理层担心股东闹事控制不了局面。

管理层汇报完公司状况后进入股东提意见阶段,一位个子矮小、黑瘦的中年人站起来:“我看好万科发展光明前途,股票下跌的时候,我做多头,一直吃进万科股票,可是你们坐在主席台上的一些大股东却在抛售股票,我不点名谁,但我可以再次声明,你抛的股票我照单全收。”

1990年5月13日,重返万科的王石问:“朱焕良是谁?”得知朱焕良曾经在部队服役,复员后做个国库券倒爷,在小股民中很有号召力。王石听后,主动邀请朱焕良代表小股东进入万科董事会。

朱焕良进入到万科董事会跟王石一见如故。两人除了拥有从军的相似经历,都干过倒爷生意。更重要的是,朱焕良的身价不单只对一只股票,足以操纵当时整个股市。朱焕良股东会上的一席话绝非吹悬龙门阵,他足以吃下万科50%以上公众股,作为深圳的超级大户,朱焕良的一席话带给万科股东们信心,万科股价随即飙涨。

朱焕良开始声名鹊起,有投资者春节贴出的春联竟然是:翻身不忘毛主席,致富感谢朱焕良。同期,那个写《国运》的作家吕梁,正在奋笔疾书写他的长篇报告文学《龙年邪说》。多年以后,没读过多少书的朱焕良遇到了作家吕梁,两人没有谈文学,而是携手谋划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起资本市场惊天大案。

2、

绍兴开往北京的火车上,有一个叫丁福根的中国人民大学青年教师脑子里一直在琢磨,苏联、东欧局势风云变幻,党建问题刻不容缓,应该回北京办个研讨班。一下火车,丁福根直奔系领导办公室,两人一拍即合。

作为高校第一个全国性的党建研讨班,丁福根一开始抱着实验性质,没想到一下子来了200多人。研讨班让丁福根获得了比工资多好几倍的奖金,口袋里有钱了,就开始琢磨市场的事儿。丁福根想起1987年美国股市黑色星期一后,人民大学金融学教授陶湘在800人的大教室开讲座,座无虚席,党史专业的丁福根第一次被证券市场风云变幻震撼五内。

多年后,这位中国人民大学搞党建的教师,进入了吕梁、朱焕良阵营,亲自掀起了中国资本市场的惊涛骇浪,成了新中国第一大证券案的风云人物。

丁福根在人民大学开办党建培训班的同时,校门外有人冒用人民大学的招生广告,一下子招收了300多人。那一年,别说大学被人假冒招生,就是部长级官员买双鞋可能都买到假货。1990年7月12日下午,商业部长胡平到湖北调查研究,逛了武汉百货商场,花49.5元买了一双牛皮鞋。

胡平当场穿上新鞋继续参观。13日下午回到北京,到家一脱鞋,发现右脚一只鞋的后跟已掉了一块。17日,在11城市商业局长会上,胡平义愤填膺地谴责:“劣质产品泛滥,太可恶了。这个问题,生产者有责任,商业企业进货把关不严,也有责任。”

21日,轻工部长曾宪林约见胡平,说:“鞋的质量问题是当前消费者反映最强烈的问题,轻工部已打算专门举办一个假冒伪劣鞋的展览会。”胡平当即表示:“我支持,如果你搞这个展览会,我希望我买的那双鞋也能作为一件展品,曝曝光。”

假冒伪劣的鞋子不要命,如果电器化设备是假冒伪劣,那就容易要人命的。《低压电器》1990年第一期刊登了机械电子工业部、国家技术监督局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联合打击制造和销售假冒劣质低压电器行动的消息,三部委在《总结报告》中愤怒地写道:“这次全国共检查了近7000个经销单位,查出的伪劣低压电器产品超过170万件(台),大多数伪劣低压电器,来源于浙江温州地区,特别是温州乐清县的柳市镇。”

乐清县正是 “八大王”” 当年投机倒把案发之地,三部委的报告出来后,黑龙江、河南陆续爆出多起因使用柳市镇假冒伪劣的低压电器引发的重大事故,除了上百万的经济损失,还有多起人员伤亡。

三部委的报告一出,国务院震怒。1990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史无前例地为柳市镇发文《关于温州乐清县生产和销售无证伪劣产品的调查情况及处理建议的通知》。国务院的文一出,北京的七大部委闻风而动,成立联合督查组进驻乐清。

浙江省、温州市、乐清县三级地方行政机构抽调数百名官员,进驻到乐清县14个乡镇,持续五个月整肃柳市电器。在多级调查组的高压之下,柳市全镇1267家低压电器门市部全数关闭,1544家家庭生产工业户歇业。

公安部、检察院跟着抓人。人们担心“八大王事件”重演,在整个温州噤若寒蝉之时,修鞋匠南存辉跟裁缝胡成中看到了商机,两人分别成立了正泰和德力西,他们引进外国设备和技术,以合作制的方式整合了上千家小型加工工厂,两家多年后成了低压电器行业的龙头。

部长买到假货可以谴责,柳市镇的造假者被送进监狱。如果商业部长他遇到的是温州人,恐怕还要对温州人流下同情的眼泪。温州泰顺县地处闽浙边境,明代宗年间因农民起义被镇压,皇帝赐名泰顺,意为“国泰民安,人心归顺”。

改革开放之初,泰顺县很穷,绝顶聪明的农民们想出了一个空手套白狼的法子。全村家家户户向全国各地的国营企业投递信函,定购各种各样的二手机械设备,设备到了泰顺后转手就卖了。

数完钱的农民们转身就到当地的报社,用假名刊登死亡讣告,等外地企业追上门来讨债的时候,看上去淳朴的农民们哭丧着脸把讣告拿给他们看:“货卖给别人了,别人也没给钱,现在人也死了,我们向谁要债?”

匪夷所思的诈骗在死亡讣告的遮掩下竟然没有穿帮,泰顺县竟然形成了一个全国最大的二手机械设备交易市场。如果说农民的狡猾令企业主们无可奈何,温州商人们的计谋经常让合作伙伴感激涕零。

3、

温州人津津乐道一个故事:一位东北的国营企业厂长来温州洽谈生意,价格没谈拢,温州老板将其拉进当地最好的海鲜餐厅,一顿大吃大喝后,东北人的肠胃不出预料地抵挡不住,于是深夜急送住院,温州老板马上派出自己的老婆,在床前日夜端盆伺候,东北人感动得一塌糊涂,搂着温州老板的肩膀称兄道弟,有了过命的交情,价格就不在话下了。他们南下北上,衣帽鞋袜、机械设备、房产矿藏,如法炮制过关斩将。

柳传志不喜欢坑蒙拐骗的人,经营企业就是经营人性。联想已经不再是一个被农妇诈骗的草台班子,倒爷生意早已让联想的营收过亿。柳传志坐在办公室琢磨出一个道理:不把贸易做通了,再好的产品你也不知道怎样卖;不把制造业搞精良了,再好的科研会被制造业的粗糙掩盖了。

联想已经成了中国最大的电脑销售商,如果自主生产销售联想电脑,将把更多的利润攥到自己手上。柳传志说干就干,联想当年一举拿下第二节全国科技实业家创业奖金奖,办公室主任郭为想出了一句风靡全国的广告词:如果没有联想,世界将会怎样?多年以后,郭为成为柳传志的股肱之臣、联想的一方强藩诸侯。

4、

远在青岛的张瑞敏望着苍茫大海,决定到南方跑一圈市场。张瑞敏在福建发现气候炎热,当地老百姓却不愿意用洗衣机。张瑞敏恍然大悟,市场上的洗衣机太大了,洗衬衫、袜子费水费电。回到青岛,张瑞敏下令研发多水位的洗衣机,最低可以洗两双袜子。

海尔新产品一投入市场就供不应求。张瑞敏当年获得了“国家质量管理奖”。大奖在握的张瑞敏充满壮志豪情,带着冰箱到德国参加展示会,还提出了海尔产品将来国内生产国内销售1/3,国内生产海外销售1/3,海外生产海外销售1/3的全球扩张战略。

重返万科的王石想向零售行业扩张,无论是王石自己,还是多年招募来的秀才,都没有商业零售的经验。王石大手一挥,只要是清华北大,无论什么专业,来者不拒。万科的招聘广告一出,和平路50号董事长办公室来了一位书生气的年轻人。

年轻人将履历表和一份“商业连锁模式”建议书摆到王石面前。王石看了看履历表:郁亮,北京大学国际经济专业,之前供职于深圳外贸公司。王石盯着郁亮问:“你怎么找到我们的?”郁亮不卑不亢:“看到万科招聘连锁业务的人才广告,前来应聘。”两人聊聊一会儿,王石一挥手:“明天来上班吧。”那个时候,王石正在琢磨一个宏伟的计划,像日本三井那样,做中国的超级“综合商社”。

5、

王健跟禹国刚到北京出差,跟人民银行金融管理司司长金建栋见面,金建栋看着两人意气风发,提醒说:“深圳证券交易所这个名字太敏感了,不如暂时叫深圳证券市场好。”经历曲折的1989年,姓资姓社再次成为一个问题。禹国刚一听就没好气地说:“这和菜市场、肉市场有什么区别?”当时,深圳搞交易所触动了证券公司和交易柜台的既得利益,他们不屑一顾地跟王健他们争吵:总共5只股票,没必要搞交易所。

1990年11月21日,王健听到一个消息,上海的尉文渊已经拿到交易所批文,准备12月开业。王健火爆脾气上来了,冲到深圳市委书记李灏的办公室,一屁股坐下,抹了一把汗水,质问:“咱们开不开交易所了?”

李灏正在用毛笔练字,早就听说王健天不怕地不怕,搁笔抬头,一头雾水:“你什么意思?”

王健撇着嘴:“上交所马上开业了,我们深圳目前可以进场托管交易的股票就一个,干脆放到上海就算了,咱们开交易所还有什么意义?”李灏顿时眉头紧锁,犹如蜘蛛爬上额头,沉思了一下说:“那好吧,我明天就去现场决定。”

第二天,李灏跟市长郑良玉到深交所筹备现场,进门第一句话:“今天就是来拍板的。”王健向李灏详细汇报了筹备情况,带着一干官员观看了电脑交易的示范运行。王健跟禹国刚希望李灏拍板立即开业,旁边有官员来了一句:“北京高层还没批准就开业,万一问起来,恐怕不好交代。”

李灏陷入沉思,改革10年了,各种试验,成功、失败、责难、理解,改革没有浪漫曲,否则怎么叫改革?又怎么叫特区?可目前深圳搞股份制、股票试点很敏感。李灏一直沉默不语,怕这怕那,今天等,明天等,改革效果啥时候才能出来?

李灏盯着郑良玉:“我问三个问题,第一,成立证券交易所对股市规范有好处吗?”郑良玉回答的很干脆:“当然有啦。”李灏又问:“准备怎么样了?交易大厅、计算机等行不行?”王健跟禹国刚异口同声回答:“没问题。”李灏最后问:“既然如此,为何不开业?”郑良玉很无奈地说:“上级没批准,开不了啊。”

禹国刚在旁边将了一军:“现在黑市交易猖獗,我们开办交易所集中交易股票,正是为了维护交易秩序,符合北京精神,如果交易所不开业,深圳黑市交易继续这样混乱下去,该断不断,北京要找你们各位领导算账,可吃不了兜着走啊。”

禹国刚的一句话让李灏跟郑良玉如芒在背,1990年6月,《人民日报》内参《情况汇编》第346期报送到中央领导案头,内参写道:深圳股票市场炒股狂热,已经达到万人空巷的地步,机关干部、群众不去上班,都去炒股,暴利极高,连香港红灯区的老鸨都不做了,改去深圳炒股。五位中央领导在内参上做了批示,李灏、郑良玉看到批示非常震惊。

《情况汇编》的批示上,有领导痛斥:“股票这种东西是资本主义的东西,不能在中国泛滥下去,应该立刻关掉。”有领导的批示温和:“应该制止不规范的股票集资。”有领导的批示让深圳的官员舒一口气,提议加强调查研究。《人民日报》内参的震撼很显然不只是领导的批示。

6、

1990年11月是深圳和珠海特区创立10周年,在珠海的庆典上,人民银行副行长刘鸿儒正在跟人举杯,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端着酒杯,从身后拍了拍刘鸿儒的肩膀,让刘鸿儒回京坐自己的专机,刘鸿儒很紧张。江泽民接着说:“回北京的飞机上,讨论一下股市的事。”

回京的专机上,江泽民问刘鸿儒:“股票市场里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刘鸿儒回答说:“现在95%都是散户的钱,是老百姓掏钱买的股票,这并没有影响所有制,因为60%的股份仍属于国家和集体单位。”《人民日报》内参中渲染,股价被疯狂操纵,没有标准,随意拉升,这一点让领导们百思不得其解。

江泽民接着连发两问:“股价是怎么形成的?为什么这么高?”刘鸿儒解释说:“这与当前的市场供求有关,主要是5只股票量太小,购买股票的钱过多。”江泽民又问了诸如干部、党员购买股票怎么办?该怎么监管、规范等监管技术问题。

刘鸿儒一直是证券市场的官方推动力量,主导以王岐山为首的官方精英跟以王波明为首的归国精英合流,《人民日报》内参让刘鸿儒非常担心中央对建立证券市场的信心。临下飞机的时候,刘鸿儒壮着胆子说:“无论如何,股票市场的试点还是应该继续试下去,请相信我们这些老共产党员不会随便去搞私有制,我们会有办法探索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的资本市场发展道路。”

江泽民同意深圳、上海继续试点。两年后,深圳爆发8.10事件,在江泽民面前为力保证券市场而拍胸脯的刘鸿儒,临危被任命为首任证监会主席,自嘲坐上了火山口。

广州飞往北京的专机上,江泽民问,刘鸿儒答,两个小时间,未来中国股市命运就在这一起一伏的云层间确定了。只是,李灏跟郑良玉对专机上的对话一无所知,两人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革命同志,最担心的是怕因此被人上纲上线,像一盆冰水彻底扑灭了好不容易燃烧起来的证券市场星星之火,产生无法挽回的影响。

两人想,不管怎么样,股票市场改革决不能夭折,否则在国内外影响太大了。郑良玉听禹国刚的一席话,点头表示同意,说:“上交所中央正式批准了,我们可以不等批准,特区试验权是中央给我们的尚方宝剑,该用时就得用。”

王健和禹国刚再次把交易的白板交易、电脑交易给李灏和郑良玉展示了一遍。李灏看着王健和禹国刚:“如果我拍板,你们什么时候可以开业?”两人再次异口同声地回答:“您今天拍板,我们明天就可以开业。”李灏一咬牙:“好,北京方面会有通盘考虑,但我们是特区,特区特,明天就试营业。”

旁边有人插话:“应选个好日子,12月1日吧!”李灏冲着王健他们笑了笑:“好,再给你们9天时间,12月1日试营业。”李灏准备出门时,转身对随行的官员说:“此事今天就拍板定了,以后不再开会研究。”满屋子响起了掌声。禹国刚的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心想:“试营业就试营业,孩子生出来了,还能再按回娘肚子里不成?”

7、

远在上海的尉文渊心急如焚。上交所拿到了中央的批文,一直无法确定开业时间。1990年12月3日,朱镕基到交易大厅视察,刚一下车就脸色铁青,交易大厅门外基建工地一片狼藉。

朱镕基邀请了香港行政司首席非官守议员邓莲如出席上交所开业典礼。邓莲如在1990年获得了英国女男爵,是第一位取得英国终身贵族身份的华人,在香港跟欧洲拥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跟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可直接通话。朱镕基走进大厅,脸色才舒缓下来,问尉文渊:“你敢不敢大胆管理?”尉文渊脱口而出:“敢!”

1990年12月19日,港英政府炙手可热的女男爵邓莲如终于抵达上海,朱镕基亲自陪同。一大早,高烧的尉文渊起床发现,自己的脚肿的穿不了皮鞋,只能向他人借了一只大号的,就这样穿着一大一小的皮鞋,由人背着进了交易所,一瘸一拐地在现场做最后的布置,然后倚着墙迎接贵宾。

按照之前的计划,上午11点正式开始交易,一番典礼之后,来宾们兴趣盎然地参观,可交易屏上已经开始显示交易数据,情急之下,尉文渊敲响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第一声开市锣声。午宴上,尉文渊感觉整个人身子犹如一个火球,没吃几口饭,咬着牙送走来宾,身子一下栽倒在地上。送进医院一个月后,尉文渊才被允许出院。

尉文渊躺在病床期间,1990年12月24日,邓小平在北京同几位中央负责同志谈话。当时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兄弟们都纷纷投入到英美资本主义怀抱,戈尔巴乔夫统治下的苏联无论国际还是国内,都已经失去了控制,整个苏联犹如一艘失控的巨轮,正在朝着冰山飞速撞击,第三世界不少国家领导人失去苏联主心骨后,简直是惶惶不可终日。

邓小平望着几位负责同志,说:“第三世界有一些国家希望中国当头,但是我们千万不要当头,这是一个根本国策。这个头我们当不起,自己力量也不够。当了绝无好处,许多主动都失掉了。”邓小平吸了一口烟,非常坚定地说,“中国永远站在第三世界一边,中国永远不称霸,中国也永远不当头。”

通货膨胀的调控令邓小平很满意:“国内外形势比我们预料的要好,治理通货膨胀能够见效这么快,是因为我们已经形成了承担风险的能力。改革开放越前进,承担和抵抗风险的能力就越强。”苏联的悲剧正在上演,戈尔巴乔夫的失败可以预见,中国未来改革到底怎么走?邓小平希望改革实现共同富裕,担心搞两极分化会激化各种矛盾。

为确保改革的顺利推进,邓小平用浓重的四川口音说:“稳定压倒一切,人民民主专政不能丢。”说罢,邓小平又语重心长地说:“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区分不在于是计划还是市场这样的问题,社会主义也有市场经济,资本主义也有计划控制,不搞市场,连世界上的信息都不知道,是自甘落后。”

【陈思进作品】

0、在今日头条中独家推出《陈思进华尔街投资理财实战揭秘课》专栏:

1、在今日头条中独家推出《我在美国的头15年(1990-2005)》专栏:

2、《一本书读懂生活中的金融常识》新鲜出炉:http://product.dangdang.com/26294693.html

上一篇:共享单车又涨价了:摩拜起步价1.5元 每30分钟加收1.5元
下一篇:糖尿病人的血糖控制标准是多少?一表读懂